锯条企业 | 锯条产品 | 锯条商机 | 锯条行业动态 | 行业会展网 | 生意场 | 电商研究中心
金属锯片 合金锯条 拉花锯
钻头 木工锯条 喷砂设备 带锯条
合金 钨钢锯片 锯片基体 圆锯机
金立群首秀达沃斯:亚洲迎基建新时代
http://www.cnjutiao.com 2016-01-26 08:50:07 第一财经日报(上海)

  在2016年冬季达沃斯年会上,基础设施建设史无前例地成了关注焦点。毕竟在全球增速放缓的“新常态”下,基建投资似乎是唯一一个立足长远且回报较为可观的选择。而作为亚洲基建时代的代表,金立群也首次亮相达沃斯,这次他的身份已经是正式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IIB,下称“亚投行”)行长了。

  在1月22日达沃斯“亚洲基础建设时代”(Asia’sEraofInfrastructure)分论坛上,面对主持人一连串的尖锐发问,金立群以纯正的英式英语和不疾不徐的得体表述震慑全场,面对部分诸如腐败、核电项目融资等较为敏感的话题,他亦不回避、不敷衍,并给出了真诚、务实的回应,满足了场下嘉宾和媒体的好奇心。

  为什么需要一个新的开发银行

  “70年前成立了世行,25年后又成立了亚开行,现在又有了亚投行,亚洲地区经济体量倍增,需求扩容,因此绝对有需要增加新的基建投资。”金立群回答称。

  据测算,2010年~2020年,亚洲各国基础设施投资合计约需8万亿美元,但世行和亚开行目前每年能够给亚洲的资金大概只有200亿美元,用于基础设施的数额也仅为这些资金的40%~50%。“据亚行测算,今后十年有1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,哪家单凭自己能解决得了?”金立群此前也作出过类似表态。

  当然,金立群也不忘强调,“受到关注的不应仅是规模,更应该是基建投资的新模式——廉洁、精简和绿色(clean,leanandgreen)。”

  对于“精简”(lean),金立群作出了极为形象的比喻——“减少冗余,就好比要减少体内的胆固醇,但当你发现这一问题时可能早就已经晚了,因此这个机构(亚投行)可能需要每天都去健身房。”

  在低增长时代,基建投资就是增长的来源,且这一增长是可持续、有质量的增长。“30多年前,中国首次对外敞开大门,我们尚无很多高质量的基建设施,现在随着高标准的基建设施不断扩容,很多人因此摆脱了贫困。现有的资金并不是真的资本,需要一个高效的中介,而亚投行就是一个好的中介。”

  如何实现廉洁目标

  对于以“廉洁”(clean)作为三大宗旨之一的亚投行,外界无疑希望了解其将会如何履行这项承诺。

  “我曾经领导的财政部世界银行司(后被称为‘国际司’),经手的世行和亚开行项目总计约500亿美元,国际司无一官员涉及腐败。”金立群不假思索地回应。

  他此前也曾提及,不发生腐败有两大条件——第一是自律,第二则是规章制度。在第二点上,亚投行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,并严格按制度办事。此外,金立群也曾指出将设立纪律监察委员会,并要求行长不能无条件随意开除纪检人员,“这样其才会有胆量来监督行长和整个机构。”

  对于专业人员岗位,亚投行制定了严格的聘用原则和程序,申请人要经过考试。此外,金立群多次强调:亚投行不是铁饭碗,对所有岗位实行合同制(含1年试用期,一般为三年任期),达标者可以续聘。

  亚投行会否有禁忌项目

  当前,亚投行已经正式开业,而作为一个银行,为基建项目融资可谓主要使命。

  在冬季达沃斯分论坛上,金立群被问及“亚投行会否有禁忌的项目投资名单?比如核能?”金立群表示,他们正在准备能源战略书,将基于世行和亚开行在相关领域的政策,与亚投行股东进行多轮磋商,因此在能源方面的投资,目前还不便于过早做出判断。

  “对于亚投行这一全新的多边机构,任何能源项目都要有助于节能减排,缓解全球变暖问题,一定要中性。比如有些煤基能源工厂,亚投行会对其进行选择性融资,即如果达到环境标准,并降低污染,这仍是可以考虑的,但现在下结论还太早。”

  金立群对此也没有丝毫回避,并继续表示:“核能的优势在于其清洁性,但人们担心的是其安全性,尤其是在福岛核电站问题发生之后。当然,在部分事件中,人为失误也是造成危险的原因,人们也在不断学习。”他也强调,“我的态度是一贯的,既然人们创造出了傻瓜照相机,未来傻瓜核电站又何乐而不为?”

  针对具体项目,金立群此前表示,现有的一些借款国家,需求比较大的是电力,包括发电、输变电、公路和铁路,也有港口建设的需求。“城市建设里,很重要的一块需求是供水排污。我们现在准备的项目就集中在这些方面,涉及的国家很多。我们尽可能使项目一开始的覆盖面就广一点。”

文章关键字: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606号